原则X

背景坐标
190418

首要的事情是保证身体健康和作息规律,其次的事情是确保不去做不必要的事情。充分理解自己的身体特性、自己和他人行为差异的根源(精力、记忆力、体力等硬性指标),不以他人标准制造焦虑要求自己。

充分意识到当下社会现状的不合理和资本主义叙事体系的物化、剥削本质,戒除身边人的浮躁和功利和肤浅、不急于将自己贬低为资本家的打工机器。与人类历史的经典和伟大相处,享用人类文明留下的最伟大的财富,这是通识教育的正确取向、也是最好能终身坚持的方式。

思而后行。为百年计。

从事有意义的享受、思考、劳动和生产,关注和体验爱与被爱。

190516

这段时间的主旨是:为道日损,为学日益。修史定纲,为百年计。

坚持选定的方法论、降低调度开销。学习文化、语言和技能。在前承高中三年本科两年、后接本科两年硕士三年的过渡时间段,修订编撰自己的历史和原则,为接下来五年读书和创作生活、以及今后可能的商业或者自由职业做资源准备。

座右铭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如何活着

人生应该用来争取和值得相处的人与物相处。

不要消耗人生在没意思的事情上,用一切努力争取和喜欢的人和物相伴。

你的独特之处就在于你所看不同,所思不同,所做不同。

选择你最想看的、你想与之相伴的事物,选择你关注和考虑问题、认识事物的偏好,选择你将面对境遇去往哪个方向。这些选择成就独特的你和你无法替代的、你能提供的最大价值。

追求幸福尚且忙不过来,怎么会有余力压迫自己。

所谓的努力,如果抛却了追求幸福的前提,那也可能是对接近幸福无所助益的另外的知识。有时候,无所谓先苦后甜、先付出必要努力和经历痛苦之后再得到幸福。追求幸福的道路上,需要考虑的唯一原则和目标就是追求幸福。

期待是魔鬼。

对自己有期待,给自己压力,做到了也不觉得惊喜;对别人有期待,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使得互相不欢而散。父母对孩子有期待,便看不见孩子的特质和天性。做好准备一无所获,享受做的过程而不指望结果,自私自利并不以道德义务强求他人回报。

去关注人类世界,而不是只看到当代社会的中间产物。

如果经常关注综述性和哲学性学科,就会发现无论经济、生产、工业、科学、文学、艺术、历史、政治等各类学科,最终都会被简单的还原为人类的“好奇心”“更好的生活”“正确的价值观和教益”等少数母题。然而,在社会分工链条中人很容易迷失于各种形式的“KPI”(成绩,分数,营收,社会声望),使得自己的努力和关注点不作用于工作的本质意义和终极价值,而是经过扭曲的中间产出和交换媒介,以至于社会效率的相对降低以及资本主义市场劳动者的内心空虚。“不切实际”与直视人所应当恒久关注的少数母题

偶尔做白日梦,梦里要有爱你和你爱的人,而不是外界灌输给你的「应该」想要的欲望和焦虑。

对于未来目标,很容易落入功利升学和职业的陷阱、或者资本文化消费产品贩卖的单一焦虑、偶像经济和言情式解决方案之中。尽可能规避这些「我以为我想要」的欲望和本质只是逃离当下的一步实现的焦急,而认真的探寻自己内心想寻找的事物,并出发寻找。

如何前进

如果你只想赶快干完这件事并害怕接下来还会冒出很多的事,那这不是你值得从事的事业。

把时间用来寻找自己的梦想和幸福,不要浪费时间来对付七大姑八大姨。当你想的是毕业没读研父母同学会怎么想,而不是毕业没读研自己的梦想怎么办,那你从一开始就输了。

对于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发散思考只会觉得怎么这么多麻烦,越做越多,苦无止境。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则会完全相反,觉得又有好多好玩的事情、可以好久不会无聊了。请记住这种感觉:仿佛一副巨大的画卷在自己面前展开,对接下来要面对的一切都欢欣鼓舞并雀跃不已。

不是论以后的效益,而是做哪一件事当下的你觉得更愉快,就算马上死去也不会后悔。

从「超我」转变为「本我」的驱动模式。

开始

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做计划和决策总是比实际做起来要麻烦。

不要浪费时间在调度上。执行被线性的安排好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因为总之做就是了;相反,选择的自由越多、越纠结要不要做该不该做先做那个后做那个,反而会被这些毫无意义、非事情本质的困难吓退。

一件事情要么就用力做,达到效果,要么就不值得做。

高不成低不就,自己的付出没有高性价比的收获,感觉就会很难受。

不是什么问题都适合倒推法。

不是所有时候都需要设定目标,给自己定义我要什么,然后去得到这些东西。

只在有必要的时候在意尽快证明自己。

清楚自己要到哪去,没有必要为了自我证明给其他人看而走弯路,争一口气表现自己能做到,但是其实做了也毫无意义。只在证明之后有客观利益时这样做。

对标是一种偷懒的开始方法,可以极大的降低决策选择成本和找到方向。

「我也想做个像这样的东西」,不是抄袭,而是刚开始的时候快速获得目标和方向、避免自己做大量选择和判断的省力技巧。

路上

避免“做了也没有意义吧”到“没准备好”的循环。

做的时候因为预期成果不一定成功、不一定排的上用场而总是放弃去学习一个技能或者做一件事,因而总是在有需要的时候发现自己什么也没学什么也没做,没准备好。则太蠢了,反而对你真心有兴趣的事情,学了之后、做了之后基本不会没用,反而会发现很多意料之外的好处。

不要频繁的测算你和目标之间的距离。

如果只是远远望着目标,带着就快到了、就快到了的心态一直走,不知不觉就会发现已经走了很多路。为自己寻找近在眼前很快就能达到的实际的目标,不要考虑还早的很的事情,为眼下的收获欢欣鼓舞。这些都是为了你最终能走的更远。

研究和学习比你优秀的多的人,不要不明智的和他们比较;对比和超越只略胜出你一筹的人,不要浪费时间研究他们。

总是注意着和自己水平相近的人、总是想寻找和自己水平一致的朋友,无异于变向拖慢自己的进步速度。并不是不需要同一档次的伙伴,而是可以在做事时自然遇到不需要可以寻找。

针对困难不要想的太多,问题经常会解决的你措手不及。

分析问题多分析本质,多举一反三,多提出抽象模型。不要过度限定主体和人,虽然要考虑我这个情况咋办但不要过于钻牛角尖抓破脑袋,最好更泛的去想大部分人这种情况应该怎样做这说明了啥客观规律。

理由 1 一般来说问题的解答不是你坐着想出来的,而来源于你征求他人意见、观察和经历更多的事情、获得更多资料。科学研究证明琢磨半天的结果和直觉结果往往没有差距,大部分场合里成功学受害者喜欢的「坐下来推理」并不会得出新结论。

理由 2 具体问题和环境很容易改变,很多时候问题不是你主动去解决而是因为意外事件、他人的情况而消失掉,你针对单一情景的思考就成了沉没成本。更有想象力一些,最惨的莫不是每天抓耳挠腮辛辛苦苦把妹子追到了手,结果发现自己从没想过交往后要怎样相处(

尽人事的时候要知天命。

客观来说,对任何事情,哪怕看起来再重要其实都有一个合理的度。在把应当做的事情做完之后,再「用力过猛」可能会导致适得其反。但是越是「努力」的人,越难察觉自己已经只是在为心理交代而非实际效果而做事情了,这样一方面可能徒劳的消耗自己的精力、挤占人生其他事情的时间,另一方面可能使得本来做好的事情转坏。

对后一点,例子比如说初恋的男孩交往时谈话渐入佳境不懂刹住车导致印象下降,或者更实际的学习时耗时间过长分散有效学习时间效率、以及在结束学习时精疲力竭导致心理负面影响。

这个问题最难控制的是当人「抛弃一切」的去面对高考或者考研这类挤兑、内卷性问题,或者极端盲目的交往、空虚、孤独的时候。不过可以聊以自慰的是,在这种时候「用力过猛」总比没有用力好,因为这会带来变化,变化总体上还是会趋近于相对好的结果。

有时候正解是唯一的,可怕的是你不能接受而寻求所谓「更好」的办法。

欲望永远不能高于对现实和客观规律的认识。

如何生活

给生活做减法到几个词能概括。

人的选择判断能力真的很糟糕,而且做选择对意志力消耗很大。所以限制自己的选择,让自己只能从身边的好、更好选择,而不是每次都从一万件要做的事情中辛辛苦苦选择「最好」的一样。

一段时间只思考一两个问题、忙碌一两件事,只看两三本书、关注一两个优质媒体,只享受一两种消遣、专心玩一两部游戏。

刚起床的时候最适合思考,而不是往大脑里塞杂乱无章的讯息。

捕捉梦境里模糊的感情、或者充足睡眠清醒时大脑清晰而空白的状态,都是十分难得的条件。打开 IM 或者信息流一通乱刷,只会让自己想起很多不必要的事情,好像什么都知道了、同时又失去了抓住重要事务的能力。

寻找激发剂。

特定的内容、物件或者环境,特定的文本、作品和媒体都可能激发自己的思考和创作的灵感。记住这种感觉,尽可能重复并让这种激发剂充满自己四周,以便更长久的保持激发态。

有时候,要义在于缩减自己的选项。当自己无事可干时,能做的只有打开书籍或者自己的创造物 —— 继而进入创造状态。自由是毒品。这不是自我限制或者所谓的自控,而是帮助自己做出更好的选择。

主动寻找能托付你的情感之物。

不要让你的情感变成持续注视着孤寂的滥觞,但是更不要把他们当成应该忽视或者改造的错误。你最该做的事情,你最值得投入和思考的事物,一定是能倾注和平复、能承载和安抚的感情之物。

仔细思考,你想望见何物?当做自己一无所有,然后主动、积极、持续的去找它。因为环境或者他人塞到自己眼前来的,如果不是这样的事物,那就一文不值;不要被他们干扰视线,更不要接受。

根据你生活中要面对的事务总量和特征选择合适的调度模式。

之前的调度系统是严格针对多线程的,在现在的情况下有很大的后遗症。以前是因为事情真的非常多而且 ddl 互相牵制,所以有必要考虑怎么调度才能综合性价比最高,相当于 HRN 响应比或者 RR 轮转的模式(均为操作系统术语)。

但是现在事情其实已经少到只有要么学习、要么创作、要么写评论一两件了,与其浪费时间在调度上不如直接 FCFS 先来先服务或者 SPF 短作业优先,因为任何一个任务也可以期待被很快的完成而只要集中于完成任务就不用担心 ddl 的影响,也不需要考虑抛弃或者牺牲任务。

在舍友吵闹的时候在床上进入状态,而且好多事情可以在床上完成;然后预料舍友安静的时刻进入睡眠。

睡眠是需要准备工作的。

如何与他人相处

给自己的标签越多越孤独。

一直追求群体认同或者加标签的话永远没法找到所谓的有趣的人。沟通的本质是找到共同语言,理解的本质是人和人其实都是一样的,爱的本质不是挑选对象。

意识到决定一个人行为的,第一是他的内驱力,第二是他的习惯。

必须尊重他人的内驱力;没有正当理由不可干涉他人习惯;在对方习惯有违内驱目标时可以告诫他,否则只能简单向对方陈述客观后果,并提防上纲上线、对人妄下批判,尊重他人自主决定权。

对于不喜欢改变的人,就不要期待他改变;对于一个向往改变的人,鼓励和帮助他改变。

理由如上。

有些人看起来不是小孩子,但是你得把他们当小孩子才能正确的对待他们。

看人的时候,看他的本质,看他内心的成长阶段,不要看他外在的标签。不要看外表和属性,都当成朴素的个体和生灵对待,看到背后不受到环境时空限制的灵魂。没有必要因为他不够成熟而瞧不起他,更不应该和现实一起迫害他。

除非对方明确和自己求教,否则建议或者劝告对方应当怎么做的时候,应该从对方自利的角度考虑。

不要帮别人做出最终权衡,因为你永远无法了解他心中考虑了多少方面、其中还很可能涉及不便说出的考量(羞于出口的梦想、现实限制等、你无法察觉的他的心理需求)。

你应该简洁有力的摆出所有的证据、分析和逻辑,但是在此之后就够了,相信他听到了所有必要的信息后自己会慢慢思考做出选择。不要重复,也不要不依不饶到对方完全按你做为止。

(不太重要的)从更好的说话方面,举个例子,你说「你这样说话可能会吓到一些想和你做朋友的人」比「你这样说话让人听了就不爽」更好;说「你不应该这样向我提问」显得你自己解答态度不好又事多,而从对方角度告诉他「虽然我勉强能接受,你以后这样和别人错误的提问可能会让他印象不好影响为你解答的心情」,他可能就更愿意听,继而你可以讲解提问的技巧(而不是让自己变得唠叨又烦又爱打击人)。

当然,如果是自己听从别人的建议,应该适当完成这一步「自利性转换」,不然可能会「良药苦口」而错过很多的好建议。在对方做得较为过分时,为自己申辩并提醒对方即可(这时候你反而站在了前述的「劝告」的地位上,见上)。

分不清语言和现实的界限的人是很可悲的。

语言的力量非常有限,而且经常承担气氛性场景性社交性的功能。对承担社交或者娱乐或者敷衍功能的语言进行较真是可笑的。

有时候语言的表达能力相当匮乏,所以需要眼神,动作,甚至无声胜有声的交互,音乐,画面以及其他交互来表达。

语言无法代替行动,甚至可能会侮辱行动。有些思想感情和含蓄的概念不一定容易用语言具象化,妄下定义反而会有所损失。

言多必失,不是任何话都可以诚实的挡箭牌说出来,看似正面的期待和热情也可能伤害人。

在不冷静的情况下,愈是多说,愈是增加了可能不缜密的地方和引发误会的机会。

马克吐温说「现代人最缺乏的就是谎言的艺术」,本身所谓的「实话实说」本质上也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行为,类似「我都一五一十说出来了,你看怎么办吧」。

过于热情的表达喜爱和期待不一定是好事,也可能是为他人施加压力。

No Comments
Back to top